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创教三人所谓的友谊真的有点可笑……最开始的“初心”“梦想”,都是谎言,直到最后,真正在乎所谓“友谊”的,也只有51。

天谕被抓,孔雀就这么丢给森狱管了,分明之前还在同森狱尔虞我诈。

天谕心狠,51背离她除他没有半点犹豫。

所有人都说,51太天真太念旧情。曾经不愿杀所以封印,后来不愿撕破脸所以占位划水,最后撕破脸了都不愿意出剑一战,而选择破坏地利。

谁也不比谁更惨,谁也不比谁更可笑。

但是真的……太难过了。

是爸爸的签名照!!爸爸!爸爸我是光仔呀!(挥舞手臂左右横跳)

总觉得51是真的惨……兴致勃勃地想要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甚至不惜深藏功名揽下最脏的活,结果创业伙伴一个本来就有私心满心仇恨,另一个只想上他。

真惨。

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初心,或者说三个人的初心都没有变,从未变过,只不过是除了51其他两个从来不曾说出自己的初心罢了。

最惨不过弯爱直,更惨的是三个人的电影总有一个人不会有姓名。

心意这种事真的不能压着不说的,要么被拒绝要么被接受,一直压着迟早要变质烧死自己和他人。

说真的地擘宠死印这种事明明在逆海崇帆一副众人皆知的样子怎么51一点儿都没察觉,是真的木头。

拼了一个桌面给自己,大小是1920*1080。

所有素材均由网络下载。

我爱万圣节,魔石精天下第一!

真的好喜欢四巨头,无论是太太们画/写的或可爱或帅气的同人也好,原著画像里那几个大胡子秃头小圆润冰山脸也好。

都好爱。

太爱了。

曾经和同好讨论过关于四巨头的设定问题,总认为萨拉查并没有后世所传的那么夸张地厌恶憎恨麻瓜。但其实如果是真的,也非常好吃不是吗。

一定有什么,让他愿意压下仇恨,忍耐厌烦,去成为一个混杂着纯血和麻种的学校的老师,将自己无形的财富,分享给他们,不谈利益,不要回报。后来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无法接受,孤独一人离开这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他一定很要强,肯定也很强,但是他不是校长。太阳悬在他的头顶,站在他的身前,陪在他的身边。

他一定愿意为了这个人,为了这三个人放弃...

  纪念刚萌上没几集就退场的双柳TuT

  飞柳的全名是敏感词,太惨了。

  我还老记不住知柳名字叫孤笙曼……

==================================


  柳峰翠回到柳云涧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午餐的时候了。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人。莫非自己心血来潮没有事先传讯就回来,两位师弟正好都出门了?他脚步一转,就近来到飞柳的房间,敲了敲门,无人应答。

  看来真是自己不赶巧。柳峰翠心里惋惜,但还是决定再去敲敲知柳的门。他刚走到知柳房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师、师弟…嗯…你慢点…”

  “…???”柳峰翠愣住了。他知道自家两个师弟性格虽是相差甚远,...

冷圈突然产粮多=抄袭,不产粮=白嫖。

↑ 我今天就要一个爆发药纷乱辉煌箭打爆这个傻逼的狗头。

我就是每个账号都要挂一遍,气死我了。


治愈一下自己~

标签:ff14

其实这个paro写了好几个段子,都没放上来,想把玩游戏时候的脑洞都给写一下,狒狒真好玩.jpg


=============================


初遇


  在荆棘森的时候,并不是戈德第一次见萨拉查。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听过戈德无数次地讲他们的初遇。


  库尔扎斯西部高地,他刚刚学习了共鸣风脉泉,拿着风脉仪到处跑,但总有几个总是找不着。他围着同一个地方重复打转,野怪都来了好几轮。


  “在开风脉泉?”


  戈德回头,正好看到精灵骑着陆行鸟落在地上。精灵一手抓着自己的长发,但还是有几缕发丝被风吹乱,他看着精灵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雪花落在鸦羽般...

标签:狮蛇 GGSS 戈萨

  我真的在国庆更文了!还不止一篇!欧耶!

  我要复健!写糖!写肉!

=====================================


  29


  无论什么剧情,尴尬的时候有人救场是必需的。


  Rose将两人点的糕点放到桌上:“黑森林蛋糕,蔓越莓曲奇,请慢用。”


  “谢谢Miss.Rose。”


  “不客气,Mr.Slytherin。”


  Godric看了看柜台里展示的黑森林蛋糕,又看了看桌上明显多了不少巧克力碎的这一份,突然想到刚才Helga抓着他问两人的关系。


  “咳……Mr.Snake?”


  这生分的称呼让Salazar...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