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新年都过了那么久突然写了后续,感觉平时特别帅的人突然手忙脚乱犯蠢真的特别好玩儿。

前情是ff的新年活动 

……其实我忘了活动NPC叫什么了,对不起(跪下道歉)

依然是段子,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

  虽然信誓旦旦地说要给萨拉查表演捣年糕,但是真的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倒不是年糕官不愿意借材料,相反,他们因为有人对这项活动感兴趣而兴奋的不行,热情地把木槌往手里塞。

  “不对!不对!动作不是这样的!”

  现在的问题是……戈德里克离开家已经太久了,几乎把怎么捣年糕给忘光了。

  “姿势不对!动作更加不对!”年糕官掰着他的手纠正他,一边絮絮叨叨地指导:“手要这样握,这样着力点就……”

  “我知道我知道!”戈德里克脸上有点挂不住,又急又要压低声音,脸都憋红了:“基础的我还是记得的,你不要教我这些啦!”

  “记得你还……!”年糕官简直要被这个不谦虚的“学徒”气到跳脚,恨不得拿槌子锤他。在旁边围观了好久酉奉行看戈德里克眼睛老往后瞟,露出了很懂的表情上来“劝架”:“好了好了,反正也不是很严重的错误嘛。”然后一把搭住戈德里克的肩膀,背对着某三位观众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悄声问:“小哥来说说,是那两位漂亮的女士中的一位,还是那个看起来就很高冷的精灵小哥?”

  “萨拉查才不高冷。”戈德里克下意识地反驳,“他那是害羞!”

  害羞……年糕官和酉奉行转头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离我远点气场的精灵,不约而同地把到了嘴边的情人眼里出那啥给咽了回去。“咳……”酉奉行咳了一声决定转移话题:“总之,你得认真点啊!你没听说过认真的男人才最帅了吗?”

  “没错没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年糕官也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八卦之心,接着教育居心不良的“学徒”:“心不在焉是打不出好吃的年糕的!”

  “知道啦……”戈德里克忍不住捂脸,祈祷萨拉查不要看到自己这样尴尬地满面通红的样子,虽然他知道不大可能——赫尔加那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录像的!

  损友啊损友。

  

  萨拉查捧着戈德里克打好的年糕一个人坐的远远的,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凑在戈德里克旁边。戈德里克确实是很久没碰这些家乡的东西了,打出来的年糕就像是初学者一般粗糙,和年糕官细腻软糯的年糕放在一起简直对比惨烈,不过……萨拉查想着刚才戈德里克明明也对自己打出来的年糕嫌弃的不行却还要坚持要给他尝尝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蠢死了……”一想到平时帅气可靠的骑士手忙脚乱的样子,他就笑的停不下来。

  嘻嘻。赫尔加和罗伊娜相视一笑,捧着摄像机把偷偷躲在旁边一个人笑的萨拉查录下来,屏幕上的精灵捧着一大团年糕笑弯了眉眼。罗伊娜拍拍消沉的戈德里克,示意他看萨拉查,暗中比了个大拇指。以为自己搞砸了的敖龙瞬间如同被加了天赐一样满血复活,咧开嘴也笑起来。

  哎,恋爱中(还没有)的人啊。

评论(3)
热度(22)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