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之前说过的复活的戈德里克×转世成东方人的萨拉查



    湿冷阴暗的密室里,老旧的分院帽盖住了男孩的大半张脸,他匍匐在地上,狼狈地想要离那条巨大的蛇怪远一点。福克斯唱着古怪的歌谣,将蛇怪的头啄得黑血淋漓。


  (救命!)哈利翻滚着躲避着蛇怪因疼痛乱甩的尾巴,内心呐喊道,(伟大的梅林,伟大的邓布利多。谁都好,救救我吧!)


  回答他的是头顶传来的剧烈疼痛——有什么东西砸到了他头上,他觉得自己眼前一阵阵地发黑,他将砸到自己的东西从帽子里拿出来。那是一把银色的剑,剑柄上的红宝石就像福克斯的羽毛一样漂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作用,哈利觉得有力量从剑传到身体里,不得不说这把剑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


  (来吧!)他站起身,盯着蛇怪,想着,(不是你杀死我,就是我杀死你。)


  然而命运总是不会让事情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发展。密室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突然发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哈利下意识地遮住眼睛,耳边响起汤姆和蛇怪的尖叫。


  (好极了,)他想,(现在我们都是瞎子了。)


  当光芒弱下去的时候,哈利睁开眼,看见蛇怪摇头晃脑地呻|吟着,(感谢梅林,那道光对它的伤害并没有因为它变瞎而消失)他想着,抓紧了手中的剑,发挥了他作为格兰芬多找球手的敏捷,趁着蛇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剑刺进了它的七寸。蛇怪惨叫着,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就倒在地上不动了。他跑回汤姆和金妮旁边,发现汤姆满脸痛苦,几乎连魔杖都抓不稳了。


  “梅林啊,这儿发生了什么?”哈利和汤姆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也是刚才发出光芒的地方看去,他们看到了两个穿着漂亮长裙的女人和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刚才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温柔大姐姐的女人,她正快步走向他们。哈利看着她扶起金妮,手上发出了柔和的光芒,金妮惨白的脸色迅速的变为红润。


  “你在干什么?!”汤姆尖叫道,他用魔杖指着那个女人。哈利下意识想挡在她们面前,却被另一个女声打断了。“魂片。”她冷冷地说道,拿起了金妮手中的日记本,“你制作魂器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灵魂切片带来的副作用?”(真可怕。)哈利想。这位女士的语气让他同时想起了麦格教授严肃的脸和斯内普教授扣分的样子。“不关你的事!”汤姆还在尖叫,他的样子让哈利觉得他很害怕,(真奇怪,明明他提起邓布利多的时候都没这么害怕)。


  “愚蠢!斯莱特林竟然出了你这么个蠢货!”她似乎是被惹怒了,一挥手向汤姆打出一道光,击中了汤姆,他惨叫着缩回了日记本。


  “别生气,罗妮。缺乏教训的小孩子而已。”扶着金妮的那个女人说道,她看向哈利,“这孩子没什么问题了,只需要好好休息。”哈利终于找到机会插嘴,他赶紧道谢:“非常感谢你们!你们救了我和金妮!”


  “保护霍格沃茨是我们的责任。”那个让哈利想起两个教授的女人说道,“请将任何关于我们的事保密。另外,我希望我们能跟着你,如果你同意的话。”


  “当然。”哈利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相信这几个突然出现的人,或许是因为她说的责任,又或许是因为她轻易地解决了少年时期的伏地魔?(她连魔杖都没拔!),“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家解释……”


  “幻身咒。”她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回头说道,“我们该走了。”


  哈利这才想起还有一个人,那个和两位女士一起出现,却一直没动静的男人。他的样貌让哈利想到了洛哈特,金色的卷发和湛蓝的眼睛。那个男人一直盯着地上,好像地上有什么似的,一边不断摩挲着手腕。过了很久他才抬头看向他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开口说了自他出现的第一句话:“走吧!”


  


-------------------------------------------------------------------------------------------------------------------------------------


  江瑶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唤着枕边人的名字:“林萨?林萨?”男人睁开眼睛,呼吸急促,他向关心自己的妻子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再躺下的时候却摸着自己莫名发热的手腕,怎么也无法入睡了。



标签:HP GGSS 狮蛇 戈萨

评论(1)
热度(15)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