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作业太多了一直没什么空更,下一周我就没那么多课了!

对不起我太啰嗦了> <
下一章一定进入正题我发誓!
你们能打开不老歌吗?我的肉放那里可以吗?

=============================================== 


  萨拉查没想到戈德里克会来得那么快,他们在精神世界相遇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了格兰芬多家主要来做客的信件,第三天戈德里克就来敲响了他家的大门。


  “您来得可真快,格兰芬多阁下。”只剩下两人的会客室里,萨拉查脸上带着假笑,语气半是嘲讽半是调侃。


   “你的生疏可真叫我伤心,萨拉查。”戈德里克从他对面坐到了他旁边,“你应该喊我戈德里克。”


  “我并不觉得我们很熟。”靠近的气息勾起了萨拉查不太好的回忆,他不自在地坐远了一些,却被戈德里克手一伸捞进了自己怀里。这可真是个尴尬的情况,萨拉查面对面地跨坐在戈德里克身上想。这个姿势……如果这只对他过分热情的狮子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有什么变化他一定是第一个知道的……梅林的袜子!萨拉查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人胯下隔着裤子站起来的部位,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为何对我这么冷淡呢萨拉查?相信我,我们的合作绝对能带给你更大的利益。”戈德里克向谈判对象抛出诱饵,脸上的冷静严肃和下身的热情奔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他眯起的双眼,低沉的声音,竟是比怀里的黑巫师更像蛊惑人心的魔鬼。


  “哦?阁下是在表示你不打算标记我是吗?”萨拉查绷紧了身子带着些许嘲讽意味问道,做好了随时给这个进入发|情|期的狮子一个魔咒的准备。


  戈德里克却一点没被他的毒液影响到,反而开始列举合作的好处。(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在谈生意似的。萨拉查恼怒地想。)“有虎视眈眈的教廷和处心积虑的皇室在,巫师的处境本就很危险,如果白巫师再和黑巫师打起来。你明白会是怎么糟糕的情况,不是吗?黑巫师和白巫师确实积怨已久,但那是几代人之前的事了,为何我们不打破常规呢?我们两家的声望足够影响大半个巫师界,合作带来的好处你一定比我更清楚。”确实……习惯一切以家族为主的萨拉查几乎瞬间就陷入了沉思,家族可以付出的代价,家族能得到的好处一条条从他脑子里被飞速列出。


  哦,梅林在上,他可真美。戈德里克着迷地看着沉思的萨拉查。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这条蛇就是他在等待的灵魂伴侣。强大,危险,却又那么美丽柔软。戈德里克感受了一下被自己扶住的腰肢,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快点看到他染上他的气息的模样,黑色长袍下漂亮的身体被他烙上标记的样子。忍不住了……他小心翼翼地凑近,精神触稍蠢蠢欲动,蓄势待发。当萨拉查从思绪中出来的时候直接直接撞上了戈德里克凑上来的双唇,和被涌上来的精神触稍缠绕同时感受到的,是幻影移形的挤压感。


标签:狮蛇 GGSS HP 戈萨

评论(6)
热度(53)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