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因为lof硬件原因及我偶尔心理软件原因,有时不会回复,先行道歉。

高能预警: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写成言情风了,只能说慎入吧_(:зゝ∠)_



  萨拉查·斯莱特林,性别男,霍格沃茨小学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霍格莫德街一枝花。最近,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他有了一个新的追求者,男性。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之前没有男性追求者或是歧视gay什么的,毕竟身为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人(大家公认的),从来就不缺追求者,无论男女。但是之前的追求者他都没怎么在意过,礼貌拒绝转身就走,而这一次竟然为了一个追求者焦躁不安。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霍格沃茨八卦小队举起了相机。


  


<<<<


  


  萨拉查很苦恼,苦恼的源头是一个叫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男孩……好吧已经是个男人了,但造成如今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却是他自己。


  萨拉查的新追求者,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性别男,新创建的格拉尔公司的创始人。但这个酷炫的身份不是这个男人最特殊的地方,他对萨拉查来说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个人曾经是萨拉查的学生。


  刚才说到萨拉查自己是罪魁祸首,实际上一切起源于他一时嘴贱——


  


  十年前,戈德里克还是个头发乱糟糟的小男孩,正准备从霍格沃茨小学毕业。离开学校那天,戈德里克像是往常一样缠着萨拉查,扒拉着老师的腿哭的稀里哗啦。


  “好啦别哭了,你以后还可以回来看老师的。”


  “那我以后能娶老师吗?”


  “…………”我怎么总是跟不上这孩子的思维……萨拉查无奈,这都是跟谁学的整天想着娶我。他往四周看了看,正好电视里放着某公司老总的讲话,他想起戈德里克的领导天赋,突发奇想地说:“你看那个人,如果十年后你要能和他一样,你就能娶我。”


  


<<<<


  


  回到现在,萨拉查看着桌子上的甜点和玫瑰花,心情有点复杂。他想起戈德里克被父母拉走时拼命回头大喊老师你要等我来娶你,又想到在学校时戈德里克突然闯进来打开电视给他看公司的产品发布会说老师你看我能娶你了。


  他愣了好久才想起这个张口就要娶他的家伙是谁。


  十年了竟然还记得。


  年轻人记忆力就是好。


  萨拉查吃着蛋糕感慨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以前一天一朵花三天一颗糖变成现在一天一个甜点三天一束玫瑰加晚饭邀请了。啊说起来当年花坛管理员费奇先生好像还为这总糟蹋花坛的小坏蛋找过他呢。他吃掉今天份的蛋糕,盯着跟某人的头发一样张扬的花束想着今天该用什么理由拒绝。余光瞄到有什么在靠近,他一转头就看到一张靠的很近的大脸,吓得差点把蛋糕盘子扣在那张帅气的脸上。


  “萨拉查盯着花好久了,是不是在想我?”这个非学校相关人员完全没有不能擅自闯入的自觉,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萨拉查问道。


  “…………”我知道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但你能不能别一上来就喊我的名字我有点怕。不对这不是重点,学校不许外部人员进来你是怎么进来的?不对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能不能别靠近了快亲上了!


  作为一个远近闻名的面瘫(什么鬼),即使内心活动十分丰富,表面上还是一脸淡定。萨拉查面无表情地推开戈德里克,开口道:“格兰芬多先生……”


  “呜呜呜你以前都没喊过我格兰芬多先生的……你都喊我戈迪的呜呜呜……”


  “…………”看着一个大男人像个小孩子似的眼泪说掉就掉,萨拉查觉得自己内心非常崩溃了,他想说以前能和现在一样吗你以为你装可怜还有用吗!然而说出口就变成了:“好吧,戈迪。”该死的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嘴呢!


  


<<<<


  


  后来他们还是一起去吃了晚餐,没去什么高级餐厅,戈德里克在一个萨拉查从以前就很喜欢小餐厅定了座位。


  说没有感觉是假的,十年了,戈德里克记得的不只是他无意许下的诺言,他的喜好习惯,竟然也都记得一清二楚。萨拉查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清楚地记得这个人小时傻乎乎的毛躁样子,却没想到他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心思却比谁都要细腻。他往嘴里塞了一口沙拉,偷偷抬眼观察这个自己曾经的学生。


  以前乱糟糟的红发变得服帖许多,但还是有几撮碎发乱翘着,看起来比电视上西装革履的样子自然许多。穿着简单的便服,总是带笑的嘴角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开朗的校园王子。长成一个白马王子了啊……萨拉查抿了一口红酒,继续胡思乱想着。他想起当年这个人还是小小的一个,总是缠着他要抱抱,现在他不仅抱不动他了,看他健壮的身材把萨拉查整个人搂在怀里都没问题。


  不对我为什么要在吃饭的时候想我学生的身材?!萨拉查摇摇头把脑子里想象的拥抱画面甩出去,听到一声“噗嗤”,抬头就看到戈德里克看着他笑。又是这个眼神。戈德里克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样子,但只有面对他的时候,眼里的温柔满的像是要溢出来。萨拉查最受不了他这个眼神,每次对上他的眼睛,都让他有种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的错觉。即使不是小女生也早已过了青春期,他还是不可抑制地因为这个人的一个眼神而心动不已。


  “萨拉查?”戈德里克凑近他,手抚过他的脸。萨拉查看着他越来越近,过近的距离让他闻到戈德里克身上淡淡的酒味。他一定是醉了,不然他怎么会一点都没想后退反而还自己凑上去了呢?


  萨拉查以前也有过女朋友,也有过亲吻经历,但他第一次觉得,接吻的感觉原来这么好。他愣愣地瞪着眼睛,感受着唇上传来的温度,带着红酒的涩味。戈德里克的吻温柔的不可思议,轻轻的贴着他的嘴唇,像是试探又像是讨好。这让萨拉查有些无措,手不自觉地把他的衣服抓的皱巴巴的,心里纠结地不行。他宁肯戈德里克粗暴一点,这样他就可以给他一拳或是冷嘲热讽一番,然后无情地拒绝他潇洒走人。可他偏偏用了温柔攻势,唇上的力度带着一丝可怜兮兮的小心翼翼,比起吻他更像是在哄他。他一直没有闭上眼,所以戈德里克眼里的欣喜他看的一清二楚。


  狡猾的小混蛋。萨拉查想。这家伙小的时候就总用这种想小狗一样的眼神对付他,现在还用这招,然而十年了萨拉查对这招依然没有半点抵抗力。


  当戈德里克终于亲够了离开萨拉查的唇的时候萨拉查还保持着那个瞪着眼睛的傻表情,戈德里克看着他难得露出的表情手痒地想要拿出手机留个纪念,但他还记得自己最爱的老师小心眼起来简直不可理喻。想起小学时代被萨拉查找茬的日子,戈德里克打了个寒颤默默收回了掏手机的手,转而小声地喊他的名字。然后他看着萨拉查以一种可以说是僵硬的动作慢慢地转过头,把视线焦点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放到他脸上,然后滕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戈德里克有点拿不准他是不是生气了,毕竟他刚才看起来似乎对他的吻并不抗拒。他赶紧结账追上去,没敢开口喊他。然后他看着萨拉查带着严肃的表情,以一种去开会的架势,走进了……一家酒吧?他愣了一下,更加摸不准萨拉查是什么心情,只好加快脚步跟紧了萨拉查,他可不想等下人群冲散他和萨拉查。


  萨拉查灵巧地从人群中穿过,绕过想上前搭讪的人,坐在了吧台前。


  “晚上好,先生。想喝点什么?”


  “…………”


  “………?”


  “…………”


  “…………”


  “…………”


  调酒师看了一眼灵魂和身体貌似不同步的客人,又看了一眼一直盯着这边又不过来的人,有些了然地开口问道:“看来我可以为您推荐一下?”说罢不等回答就开始了动作,反正这人很明显无论说什么都不太会有反应了。萨拉查也确实没给他什么反应,只是在酒递过来的时候端起就喝,喝完了就把杯子默默地递回去。调酒师对着客人身后开始皱眉的人耸耸肩,继续调酒。


  戈德里克默默地看着萨拉查一杯接着一杯地喝,把几个想上来搭讪的人瞪回去。他忍了又忍,终于在萨拉查喝到第三杯的时候走了上去。他握着萨拉查的肩把他转过来,深吸一口气想说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直接拒绝不要喝那么多酒,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萨拉查呆呆地喷了一个酒嗝。


  “…………”


  调酒师先生默默地看着一个红头发的帅哥抱着一个漂亮男人笑成了一个傻逼,然后淡定地把调好的酒递了过去。


  萨拉查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嗝。”第二声酒嗝止住了戈德里克的笑声,他抖着肩膀,替萨拉查结了酒账,半拉半抱地哄着喝醉的人离开了酒吧。


标签:狮蛇 GGSS 戈萨 HP

评论(1)
热度(43)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