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其实算是点梗?

===========================================


  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大半生命都贡献给了与伏地魔的斗争,他小心翼翼地护着那个活下来的男孩,他们的希望。他一点一点地将重担压在那个瘦小的男孩肩上,精心制定着救世主的养成计划和作战计划。然而再周密谨慎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伏地魔来的太快了,他拿到的武器,不仅仅是那根在盖特勒手里的传说中的魔杖,还有这个男人。


  眼前的男人有着长长的银发,黑色的眼罩遮住了大半张脸,脖颈和手腕都系着锁链,他没有魔杖,而是拿着一根长长的法杖,顶端的宝石闪着不详的绿光。他挥动法杖,就轻易地让他们的攻击和防御消散了。看着在男人身后猖狂的食死徒,邓布利多心里染上一丝绝望,他甚至听见一些学生压抑的哭泣,但是作为众人心中的支柱,他不能退缩,看看哈利,那个勇敢男孩,他们的救世主,为了把伏地魔引出这个战场而选择独自面对这个自己生命中最大的阴影。


  “砰。”又一个铠甲护身被打碎,邓布利多地踉跄了一下。


  “校长!”旁边的麦格教授赶紧扶住他,斯内普教授悄悄递给他一瓶精力药水。邓布利多深吸一口气看着走过来的男人,站直了身体,无论如何,身为校长,他一定会保护他的学生。


  “别碰校长!你这个恶魔!”纳威,这个平日里害羞内敛的小胖子,举着刚从分院帽里拔出来格兰芬多宝剑冲到了众人的前面。


  长剑和法杖碰撞的瞬间,邓布利多仿佛听见天地在轰鸣,他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当他缓过神后发现大地真的在震动,或者说他们守护的这个城堡在震动。巨大的魔法阵层层叠叠地浮现在城堡上,而那个拿着法杖的男人,一个较小的魔法阵,像是一圈看不见的墙将他困在了里面。


  这时,被斯内普拉到身后的纳威发出了一声惊叫,大家朝他看去,发现他手里的格兰芬多宝剑化作了一堆泛着金光的白色光点,而那些光点,正朝着困住男人的魔法阵飘去。邓布利多突然想起伏地魔来袭的前夜,特里劳妮做出的预言,她只说了一个词:格兰芬多。


  光点在魔法阵慢慢聚集成一个人的模样,银发男人挥着魔杖攻击,却被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当魔法阵渐渐消失,城堡的轰鸣也停止了,光点汇聚成了一个红发的男人。他抓着那人握着法杖的手,抬手打在对方的腹部,长腿一绊将人压在地上,然后抬手一握,众人震惊地看着他从空中抽出了消失的格兰芬多宝剑,朝地上狠狠一插。一个白色的圈以剑为圆心迅速扩大,食死徒那边传来嘶声裂肺的惨嚎。随后红发男人用剑抵住银发男人脖子上的铁圈刺下,却没有伤到他分毫,男人脖颈和手脚上连着锁链的铁圈连同脸上的眼罩用时碎裂,剑也消失了,而原本激烈挣扎的男人像是突然断线的木偶一样陷入了昏睡。


  “嘿,”红发男人轻轻拍着身下的人的脸,“爸爸,醒醒。”


  爸爸??!!!


  众人被这个发展惊的说不出话来,还是哈利的到来打破了僵局:“教授!大家都没事吧?”


  大家围着哈利一阵激动地欢呼,慢慢冷静下来后才想起有人被他们忘在一边。发现视线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红发的男人抱着怀里的人站起身,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你们好,我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千年前的创始人突然出现已经很惊悚了,大家一直以为关系不好甚至决裂的两人竟然是养父子的关系,更加惊悚。哈利看着德拉科和罗恩便秘一样的脸色。恩,这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


  尴尬的不只是关系一直不好的两院学生,所有人都很尴尬,因为他们的第一任校长,最伟大的白巫师,某些小动作实在是太明显了!你一边说斯莱特林阁下是你的杀父仇人一边搂着人不放真的很没说服力啊?而且不要把这么惊悚的往事这么轻松地说出来啊!


  “反正都过去这么久了,而且爸爸对我挺好的。”


  好到让你搂搂抱抱动手动脚?


  戈德里克:微笑。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了不要乱说哦?


  


  戈德里克表示天晚了该休息了,道过晚安后幻影移形到千年前两人的房间。这才是真正的斯莱特林密室。房间跟主人离开前没有什么变化,看来无论是往届校长教授,还是热爱四处探险的格兰芬多,都没有发现这里。


  明明入口就藏在格兰芬多塔楼。


  戈德里克将人放在床上,看着传闻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黑巫师在厚厚的被褥里撒娇似的翻了个身,缩成一团。他低下头,吻住了萨拉查微张的嘴,含着他的下唇抱怨道:“不过睡了一觉就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要是萨拉查清醒着,肯定是要反驳一句“我碰见的最大麻烦就是你”,可惜他现在睡的迷迷糊糊,不但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凑上前在戈德里克嘴上亲了一口,缩进了对方怀里。戈德里克笑眯了眼睛,搂紧了这个自己叫父亲的人,也闭上眼睛睡了。


===========================================


       没了。这篇文没想好要写什么,也没有大纲,所以发出来问一下你们想看什么。你们想看什么可以留言,我能写的都会写。

       千年前两人的相遇?蛇祖收养狮祖的那一天?两人不知是好是坏的相处?

       千年后亦父亦友却又暧昧不清的关系?

       以及各种想看的play都请留言,写出你的要求就行。

评论(21)
热度(37)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