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水母酱

一瓶水母酱

关于我

狮蛇曦孤不逆,对逆生理性反感。

当爱骤变芥蒂后,如同肮脏污秽不要提。


我仍然在乎失去你这件事,但当我再看到你想起你,感受到的却已不是焦躁和偷偷摸摸的在乎,而是厌烦。

太过遗憾。

 

评论
© 一瓶水母酱 | Powered by LOFTER